【冬铁】平常的人(选择性失忆梗,全年龄

本文是 THEwinteriron冬铁冬 群内活动“中秋精神病症合辑”的一个环节~欢迎大家来 玩耍~ 门牌号 569659753


这里只做抛砖引玉w希望大家走汇总观看其他更好的贺文,最后大家中秋快乐,食用愉快w


平常的人


 

  这间屋子的白炽灯过于明亮了,以至于玻璃门拉动时带起的反光刺痛了他正在工作的眼睛。当然,鉴于有Friday的帮助,Stark公司运行基本正常,所以他现在可以放心地把工作当成玩耍了。

 

  如果要说的话,工作中还是有趣味可寻的,就算无趣,他也有办法做自己喜欢的工作,这值得他废寝忘食。因此这里的访客总得事先预约,附带着几十分钟到几个小时不等的放空时间,才会等到他抬起高贵又聪明的脑袋,得到一句言简意赅的逐客令。

 

  其实他有花些时间在这些人身上的,如果思考不同的刻薄言辞也是其中一种的话,他反驳道。

 

  今天来的访客也不能特殊对待,冷落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是他的日常事务。只不过Tony给予了比往常更多的耐心,比如说拿回被黑发青年取走的镊子,忽视青年悄无声息地溜进这里(他绝对冷笑了一声),哦,他都能想象出那个士兵拿着军刺潜进基地,然后干净利落地抹了目标的脖子。

 

  很快他删除这个想法,士兵一般都是大喇喇地冲进建筑物,钢甲手臂在他身侧毫不掩饰地来回摆动。

 

——“冲”这个字不准确,Bucky是“走”进去的,Tony纠正错误。

 

  Bucky是个有素质的访客,至少在Tony完成工作之前他很少说话,绝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蹲在Tony的右边,默默看着Tony的手上下飞舞。

 

  与其说那是等待,还不如说他是在观察判断,判断这是什么,什么名称,有什么用途。就像走进迷宫的人走到了死胡同,看到迷宫复杂的设计图,却无法从中找到自己的所在,就无法逃脱。

 

  Tony偶尔会撇上一两眼青年困惑的脸,然后微微挑眉,加快手上的动作。

 

  直到手里的实验品慢慢显示出最终的造型,银色的金属光芒折射到Bucky的脸上,好似一小面镜子,经他的手把埋在暗处的脸点亮。

 

  最后他几乎是哼着小调,拿着画笔沾了沾红色的墨水,在完成品上认真地涂鸦起来,然后皱着眉头吹了一口气,好让颜料干得快些,完美的一个五角星,他在心里评价。

 

——那是一件机械手臂

 

  士兵本来笨拙地模仿他嘴里的曲子,这时却已经停了下来,机械臂的光泽凝成耀眼的光点装在他黑色的眼睛里,一瞬间仿佛有一枚导弹将他击中,而他无法抵抗,唯一的武器现在正躺在桌子上。

 

  又好像他一直是活在迷雾里弱小的人,当他拿起男人做的机械臂,他才是无懈可击的超级士兵。

 

  这间屋子一下就变小了,他突然涌起想要寻找什么的冲动,这里的空间太小,而他要找的东西很大,大到是他的整个世界。

 

  他必须要走出这个迷宫了,他隐约记得那件东西总是飞在全球的各种地方,迫不及待地把自己送上枪口。

 

  Bucky立刻转身,当他拉开玻璃门,手臂上金属的亮光却狠狠刺痛了他,那上面红色的颜料已经有些暗了。

 

  小个子男人顺着转椅朝向他:“先把你的手臂换了,它看起来快要报废了,并且脏到会弄脏我的房间”说着眼角下斜,指了指士兵的手臂。

 

  那漫不经心的声音让他感到熟悉,比复杂的制作过程更吸引人,或者,他把自己要找的东西含在了嘴里了吗?

 

  所以Bucky走了过去,俯视男人焦糖色的眼眸,那之中有仿佛掉进了糖浆里,被染成褐色的他自己。

 

  他在哪里见过这双眼,这张脸?否则他为什么感到亲切得可以亲吻男人的唇?

 

——可是如果他见过,那他怎么可能忘记?

 

  Tony看着他困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机械臂,微不可查地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

  然后他终于等到Bucky抬起头来,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脱口而出,连唇齿都捡起过去习惯的角度,欣喜和悲伤无法分清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“Tony?”

 

ACT.2

  天光大亮,他翻了个身把阳光甩在脑后,顺势伸出手,却捞到松弛的被子。

 

  所以Bucky就醒了,然后他低头用力眨巴了几下眼睛,适应了光线。随后他看了看时钟,计算到这是他在压力巨大的工作之外难得的好觉。

 

  洗漱用品还没拆,散乱地被放在楠木制的床头柜上。Bucky准备撕掉牙刷的包装袋,瞥见上面被拉扯过的痕迹,想象了一下小个子老板扯不开包装边缘的豁口,愤愤地把洗漱用品扔到他旁边,留给他自己解决。

 

 ——他的笑容真是变得越来越廉价了

 

  Bucky矫健得从床上站起来,在桌上的杯子面前犹豫了一会。他好像需要杯子来刷牙,虽然这一个体积着实有点小,但勉强凑合用吧。

 

  ——他拎着Tony的咖啡杯从客厅直直地走到了洗漱室。

 

  Tony瞪了迷茫的士兵一眼,转身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扒拉,拿出一大包一次性纸杯砸向士兵。

 

  简短的洗漱后,士兵围在正照顾盆栽的Tony旁边,等到每一片叶子以及根系都被浇过,他才开口:

 

  “Tony,我最近好像经常忘记一些东西”

 

  对方不以为然:“老冰棍的通病,这证明你终于体会到老去的感觉了Bucky”

 

  士兵着急地上前一步:“但那都是些很重要的东西”离Tony更近了些“大部分都是关于你的”

 

  Tony和花洒一起转身面对他,在那糖浆色的眼眸里他捕捉到刹那的愣神,定定的悲伤。

 

  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,转眼Tony就换上轻松的语气,双手摊开。

 

  “好吧,我会解决的。”

 

  Bucky熟悉这个,这表明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握中,所以Bucky微微点头算是相信他了。

 

  现在问题解决,他可以仔细看看那张脸了,昨晚所有事情来得太快,流逝得同样迅速,激情刚达到顶点,就已至破晓。

 

  Bucky看得很认真,几乎要拿张素描纸出来了。他不记得上一次是在哪见过这张脸,又忘记了他多久,只有隐约的印象。

 

  对比之后他找到些不同:“Tony,你的皱纹比以前多了,还有白发”他的手被Tony从翻乱的头发里拔出来。

 

  “平常的人都会老的,Bucky”说完Tony似乎有些烦躁,躲开Bucky的目光走向工作台。

 

  早晨过得很快,忽略和Bucky一起打游戏的时间,Tony会埋在一堆图纸里,到午餐时间才被士兵伸手从腋下抱起拖去饭桌。

 

  “我说,喂,等等,就差最后一步了,你知道你在毁灭什么吗?”Tony双手乱挥了几下,偏头对Bucky严肃地说。

 

  ——然后去吃饭了

 

  Bucky默默坐下把按时催Tony吃饭记录在案,避免自己又忘记。

 

  一顿饭的花不了多少时间,并且Bucky的新手臂还需要一些改进,来自Stark家追逐完美的基因驱使Tony把一个下午耗在工作台上。

 

  Bucky只好去找些自己熟悉的东西,除了Tony以外。他推开另一扇玻璃门。

 

  他顺着感觉继续向前走,那种感觉很奇怪,就好像在漆黑的夜里,荧光色的脚印铺在地上指引你,你仔细辨认,却发现那是自己的脚印。

 

  道路的尽头是一件老旧的工作室,打开灯的开关,灯管刺啦闪烁几下才完全点亮,然后他上前,看见装在玻璃箱里的面甲,金红相间,刮蹭的边缘露出黑灰色的钢铁,细小的白线交叉分布,好像是谁做的纪念品。

 

  他突然生出打破它的冲动。它不应该就这样躺在这里,没有任何用处,除了被他找到。

 

  在他的理智缴械投降之前,Bucky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Bucky抱起玻璃箱回头,Tony扶着门框喘气,看得出来他找自己有一段时间了。

 

  等他看清Bucky手里的玻璃箱时,惊讶和无奈从脸上交错闪过。

 

 

 

 

“你记得这里?”

 

ACT.3

 

  Bucky跟在Tony后面离开那间工作室,一路上他一直试图打破沉默,但面前的人抗拒的气息已经浓得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

  但这句话不能不对他说,因为他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又会忘记这一切。

 

  “Tony,你不该被困在这里”

 

  Tony踢着皮鞋转身,俏皮的,好像真的认真发问一样:“那我应该在哪里呢?”

 

  “我虽然忘记了很多东西,但我还记得你不应该是在这里的,应该在,在……”士兵无措地摇头,好像要把之前的记忆倒出来,可是那里就是空空如也。

 

  可他依然觉得这不对劲,那个金红色的身影难道不应该不安现状地飞翔在天空?

 

  小个子的老板笑得微微弯腰,挑眉看向士兵“你高看这里的守卫了,Bucky,没有什么能困住我,你也不行,除了我自己。”

 

  虽然Natasha满足了他几乎所有室内布置的要求,但释放他可不是被允许的。

 

  他催促士兵坐下,小心翼翼地帮他换上崭新的手臂。这过程中没有人说话,只有电路安装和机械摩擦的声音。

 

  最后Tony问他:“变成忙忙碌碌的上班族了?”

 

  士兵想起接过盾牌之后的日子,美国队长的任务一直很艰巨,现在他又要在日程上安排“弄清Tony入狱原因”这一项。

 

  夜幕将至,距离Bucky离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他走到一半回头对Tony说:“关于记忆的问题,你真的能解决吗?”声音低沉有磁性,没法让Tony说出本来想说的事实。

 

 

 

  “当然”

 

  Tony笑起来,多少年过去,他已经不再年轻,笑容都比过往有了更多皱纹。

 

  “记得帮我带一个芝士汉堡,咖啡别弄撒了”

 

  这话让略长的头发也无法遮住士兵的笑容,于是他可以转身,离开。

 

 

 

  “你报销”

 

ACT.4

 

  九头蛇擅长于毁灭重塑,且效果显著长久,之前的失忆对Bucky的脑部造成了一些深远伤害,他有时会忘记一些事情,这些对他自己来说或许重要无比,但他保护的世界却已经不再需要。

 

  那些记忆被世人扔在犄角旮旯,尽管回忆的主角依然我行我素地想要保护他们的生命。

 

  这未尝不是一种保护,内战像长满尖刺的海胆,从起始滚到终点,沿途都是坑坑洼洼的伤害,忘记它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

  毕竟这不影响大家继续保护这个美丽的地方,虽然自己被忘记是个坏事情。但Tony倒宁愿被忘记彻底,而不是让那个脑子经常不清醒的士兵反反复复地追寻。

 

   他单手托着下巴,猜测这次来接Bucky的是谁?Natasha时常是第一个选择,有时也会是博士。

 

  等Bucky和他们一起走出这个海底监狱,他们就会把再次忘记这个海底监狱的Bucky带回他的岗位。

 

  ——可有些事情不会那么轻易被忘记

 

 

 

  “Tony,你的皱纹和白发变多了”

 

  “平常的人都会老的,Bucky”

 

END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8 )

© 无人驻地_五仁 | Powered by LOFTER